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魔幻与现实之间的梦
作者:王传涛  

    20日,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、商务印书馆、中国网络电视台共同主办的“汉语盘点2012”今日公布。2012年媒体十大流行语为:“十八大、钓鱼岛、美丽中国、伦敦奥运、学雷锋、神九、实体经济、大选年、叙利亚危机、正能量”。国内年度汉字和年度词分别是“梦”与“钓鱼岛”。国际年度汉字是“衡”,年度词语是“选举”。
    年度汉字有许多个。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,不同的评选角度和评选标准,自然会评选出不同的年度汉字。就算是同一个汉字,还存在一个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的问题。每一个人、每一个评选机构、每一个媒体,都有属于自己价值观和生活哲学的那个年度汉字。几天之前,《新周刊》“2012年中国娇子新锐榜”将“微”字评选为“2012年年度汉字”。现在,“梦”作为另外一个答案被摆出,也非常正常。在笔者看来,无论是“微”还是“梦”,只要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2012年我国社会的一个侧面、一个特征,都完全可以当选。
    什么是“梦”?这是最简单的问题,也是最难回答的问题。从种类上划分,大致可分成两类,一类是给人生活希望的梦想,另一类是黄粱一梦、南柯一梦和白日做梦;从层级上划分,可以是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”这样的宏大之梦,也可以是“有房有车”的小康之梦,甚至也可以是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式的普通梦想……
    2012年,是一个属于梦想的年份。网络上、电视上,许多人都在谈论着关于国家、民族或是个人的梦想。从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《复兴之路》展览时讲到的“中国梦”,到我们每个人特别是青年人的“个人梦”,再到将“梦”包装化、商业化的娱乐节目《中国梦想秀》里那些感天动地却难以实现的“草根梦”,都能发现这样一个特征——梦想不再是藏着掖着、不舍得拿出手或告诉别人的珍宝。中国和中国人,已经进入了有梦的时代。
    梦想,是华丽的,像婚纱照;现实,是冰冷的,像生活照。残酷的现实让谈论梦想变成了一件相当奢侈的生活。当下中国,问题多多:恨爹不是李刚、恨爸不是双江、穷人屌丝无法逆袭、社会阶层板结固化、富人扎堆移民、权力骄横、腐败丛生、基尼系数大到不敢公布、道德滑坡、信仰缺失、全国媚权拜金、学术沦丧、专家变砖家、食品安全问题无力解决……乱象丛生的环境之中,相信只有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在做成功经验的介绍时,才可以敢对梦想高谈阔论。
    加上“最着急的中国人”,整日为了高房价、高物价忙得不亦乐乎,连上个厕所都希望“一键清零”,我们又哪有时间去考虑自己当年的那些所谓梦想?上有老、下有小、中间有领导,整日加班加点却没有加班费,放了29天假,最后却发现是挪出来的假,逢迎上司、伺候客户、提防同事暗算,提防马路被碰瓷,去学校要给老师送礼,去医院要准备几个红包,一旦权益丧失,无处维权……梦想,已经出现“若即若离”的状态。
    可是,这个时代中确实有人实现了梦想。比如,莫言。对于梦想,我们也不妨听听莫言是如何说的。莫言在瑞典学院发表的获得诺奖演讲中,有这样一句话,“我必须承认,如果没有30多年来中国社会的巨大发展与进步,如果没有改革开放,也不会有我这样一个作家。”虽然这样的话,像套话,但又不得不承认,这也是实话。“中国梦”与“个人梦”,唇亡齿寒。没有“中国梦”的实现,“个人梦”也会缺少一个大的载体;同样,如果“个人梦”无法实现,也不会汇聚成庞大的“中国梦”。
    有梦想的日子,是幸福的。对于国人而言,“中国梦”和“个人梦”需要结合在一起,国家的进步、民族的复兴,需要和我们每个人的梦想实现结合在一起。当下的中国有这个实力,但更需要还原一些基本的态度:不仅仅要关注耀眼的GDP和美妙绝伦的摩天大楼,更要关注建筑工人和屌丝们的贫困生活,要让社会更加公平,尤其是机会更加公平,还需要让每一位个体拥有高傲的尊严和神圣的权利……如其不然,无论是“中国梦”还是“个人梦”,都可能只是梦幻泡影。
   

0    2526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6-2020 童联社-温州作文网版权所有 儿童联合文学社主办 温州广电艺术培训中心联办 备案:浙ICP备120186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