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小时候的夏天
作者:曹白瑞  
    南京这几天又热又闷,湿热难耐,好在现在家家都有空调,把门窗关闭,打开空调,家里就是一个惬意的清凉世界。
    我们小时候远没有这样的福分,那时别说空调,就连电风扇也没有。一到夏天,我妈妈就会买来芭蕉扇和木拖鞋,分给我们四个孩子。我们在芭蕉扇上写上:“夏天天气热,扇子借不得,虽是好朋友,你热我也热。”,然后写上各自的名字,这样就不会用混了。
    芭蕉扇除了用来扇风外,还可以用来打苍蝇,扑蜻蜓;上街买冰棒时,也可以当“托盘”用,一把扇面上,一下子可以托七八根冰棒。那时我们吃的冰棒都是“马头牌”的,街上卖冰棒的一边敲着小木块,一边叫着“冰棒‘马头牌’,‘马头牌’冰棒。”那声音,带着一种清凉,对我们小孩子特别有诱惑力。
    夏天,我们白天大多是打赤脚,木拖鞋只有在晚上洗完澡后才穿。木拖鞋走起路来,鞋跟击打地面,发出“咔哒、咔哒哒”的响声,清脆而有力。有时,我们小伙伴也会穿着木拖鞋相互追逐,一不小心,就会把木拖鞋的“绊子”跑掉下来,这时,我们就回家悄悄地拿出铁锤和小钉子,把“绊子”钉好。穿上钉好的木拖鞋就要小心翼翼了,不能猛跑了,要不然,再跑坏了就很难钉好了。
    太阳落下去了,这时,我们贡院街上的居民就开始争先恐后地在街上抢占“地盘”了。先把竹躺椅、小方桌、小凳子摆放好,然后在地上洒上井水或自来水,用来降温;洒一遍不行,那就再洒一遍,直到热气渐渐散去。吃晚饭有的在家里吃,吃完了再出来乘凉;有的干脆就在外面吃,一家人围着小桌子,吃得津津有味。其实那时也没有什么吃的,家家几乎都是吃稀饭,小菜是萝卜响或“大头菜”;家庭经济条件稍好一些的,才有馒头和菜包子吃。
    吃完了晚饭,乘凉便开始了。贡院街两边坐满了乘凉的人,黑压压的一片,场面非常壮观。一家一块“领地”,相互从不“侵犯”。我家有一张可以抽动拉长的竹躺椅,那通常是我爸爸享用的“宝座”,我们几个孩子常常会围着他,听他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和传说。而我妈妈则会在洗完全家洗澡换下来的衣裳后,端一张小凳子和我们一起乘凉。我还记得妈妈那一头微湿的秀发,在月光的浸润下闪着一种温润的光泽,妈妈脸上泛着微笑,那笑容使我感动,觉得妈妈真美。
    乘凉大约在午夜时分结束,乘凉的人纷纷收拾桌椅凳子,渐渐散去,贡院街一下子就清静了下来。我们回家上床睡觉了,这时已经不是太热了,可以一觉美美地睡到大天亮。当然,也有几个好汉乘凉后是不回家的,他们就睡在马路边上,天亮时才回家。我听我爸爸说,这样不好,夜露会伤身体,伤骨头的,到老了骨头会痛的。所以,我们家从来不在外过夜,一到午夜,全部“收兵”回家,谁不怕老了骨头痛呢。
    一觉醒来,天亮了,太阳照常升起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    小时候,我们就是这样过夏天的,尽管没有电风扇,更没有空调,但我们有芭蕉扇,有木拖鞋,有竹躺椅,有小凳子,还有在街边乘凉时习习吹来的凉风,有流淌在心间的融融的亲情。这不是很美、很惬意的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0    2730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6-2020 童联社-温州作文网版权所有 儿童联合文学社主办 温州广电艺术培训中心联办 备案:浙ICP备120186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