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空友
作者:卞毓方  
      搭乘波音客机去东南亚,座位为后舱某排B,靠走道,起飞不久,A座见我总斜伸着脖颈眺向窗外,津津有味于护航的浮云,便主动把邻窗的位置让给我。
      其实我更喜欢鸟瞰大地,迷的是宙斯从奥林匹亚山巅回视尘寰的缥缈、苍茫,当然脱不了云烟过眼,要在舒卷有致,层次分明,隙缝间的倏尔一瞥,才更见天上人间,天机云锦。
      “北方干燥,水份少,云轻飘飘的没有份量。”我是自言自语,神往于南国的云海云涛。
      “您慢慢领略,北方的云也有北方的韵致。”他说。
      “无非是闲散,安逸。”
      “这不就很好吗?您出国旅行,难免有所牵挂,有所期待,上了天,看看云是怎么逍遥容与的,把心头的羁绊都放下。”
      “你是诗人?”我问。
      “不,我是搞数学的。”他答。
      “我看您倒有点像诗人。”
      “何以见得?”
      “您这么大岁数了,还有雅兴看云。瞧其他乘客,不是翻阅书报,就是闭目养神。”
      啊啊,我是上了年纪了。平常不在意,经他一提醒,才意识到逼近古稀。古稀看云,看它的须臾白衣,转瞬苍狗?看它的“得路直为霖济物,不然闲共鹤忘机”?哈哈!一切尽在不言中。而他呢,鬓角无霜,眼梢无纹,约莫四十初度,五十尚遥,犹处“少年心事当拏云”的收官阶段,他不稀罕看,他要的是云龙风虎,云蒸霞蔚。
      “能告诉我您的职业吗?”他问。
       鉴于让位的情谊,我如实相告:“从报社退休,写写散文。”
       “散文跟诗只有一箭之遥。”他说。
       我颔首。
       “您乘了多少趟飞机了?”他又问。
      早年航空业不发达,口袋里钞票也有限,难得潇洒作一回御风之旅,偶尔屈指,历历可数。现在呢,航空进步,收入增加,出远门,尤其是出国,已习惯了以飞机代步,懒得计数——是以回答不出。
“我是256次,”他说。
       “记得这么确切?”
       “您不信?”他给我看一个笔记本(一上飞机就拿在手里的),“这儿有记录。”
       难以置信:之前的255次,年月日,航班,座号,出发地,终止地,里程,邻座的姓名、职业、地址、电话,以及别后的联络,分门别类,一清二楚。
       “为什么要记这个?这跟数学有关吗?”
       “与数学无关,不,也可说有一点关联。”他答,“有句老话,叫‘百年修得同船渡’,那么,我跟他们同乘一架飞机,同在一排座位,肩挨着肩,心跳连着心跳,一起在天上飞越千里万里,这是要几百年几千年才修得的缘分啊!”
“所以你极为珍惜,日后还和他们保持联系。”
      “是啊。我这次去泰国,就是应一位空友之邀,九三年飞大连时认识的,他现在曼谷经商。”
      空友?以前只听说空姐、空嫂、空客,以及战友、校友、酒友、牌友、驴友、网友之类,今日与闻,顿感,这不是一种简单的概念,而是深谙缘之三昧的诗心。
      我当即为他的诗心折服,在他的笔记本上留下了联络方式。作为交换,他给了我一张名片。这才发现,原来我们不仅同城、同区,还共享一座公园。我栖园之北,他居园之南。站在我家南向的阳台,可呼应他的北窗。而他,曩昔晨昏散步于园,不知多少次与我擦肩而过。
       从东南亚回来,友谊就因公园而延伸,自然而然,自自然然。于此特别公示一例:我是羽毛球爱好者,大学时期,就是侯加昌、汤仙虎的超级粉丝,球拍一挥数十年,园里有我一帮同声相应,同气相求的玩伴。他哩,原先喜欢下围棋,自打与我相识、相交,也跃跃欲试地拿起了羽毛球拍,从空友发展为球友。
       而我,受他的感染,从此对因缘说高看一眼——我并非佛教徒,但这不妨碍我对它的采纳。科学家说,我们置身的这个宇宙,产生于创世大爆炸,且刻刻不息地无限膨胀,亿兆星球,凭它们在流浪长途中的即时性方位,构成了各自的星座。而人,在我看来,也是具体而微的星球,同样终生不停地流浪啊流浪,流浪者和流浪者的偶然相遇,就是尘缘。既涉缘分,必得珍视。亲朋故旧,不用说了。文友、书友、画友、博友、球友、旅友、钓友,乃至餐友、会友,也不用说了。纵然行走街头,与一笑容灿烂的陌生者目光交接,我也会当他是街友,而报以同等品质的微笑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1    2437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6-2020 童联社-温州作文网版权所有 儿童联合文学社主办 温州广电艺术培训中心联办 备案:浙ICP备120186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