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写作辅导 > 详细内容
管建刚:教学主张引领下的作文教学革命
作者:成尚荣  
           我认识“两个”管建刚。一个是“孤独”的、“沉默不语”的,他总是用稍凹的眼睛凝视着你,偶尔迸出一句话,让你沉思好一会。一个是“滔滔不绝”的,别人把话题岔到其他方面,他还会执拗地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来,接着往下说。“孤独”的管建刚信了周国平先生的一句话:“孤独比交往更重要。”其实,“孤独”的管建刚不寂寞,他内心一直在交往,并不安静,他只是“闹中取静”。“滔滔不绝”的管建刚,是因为他学生的作文、他的作文教学故事、他的作文教学革命、他的作文教学主张。其实,“滔滔不绝”的管建刚并不喜欢热闹,他内心是相当安静的,他信了周国平先生的另一句话:“丰富的安静。”仔细想想,管建刚的“孤独”或者“滔滔不绝”,他都是在自言自语,只不过一个在心语,一个在口语。这两者的统一,就像尼采所说的,这是伟大的风格。而风格实则是人格的外在表现。
          管建刚钟情地、执著地研究作文教学,但并不痴迷,并不迂腐,钟情中有一份理性,执著中有一份激情。正因为此,他的作文教学已不是一般的实践,而是一种深刻的、持久的反思;也不仅仅是一种反思,而是一种富有学术含量的研究。他是一个实践家,而不仅仅是实践者;他虽不是一个思想家,但他一定是一个杰出的思想者。实践家也好,思想者也好,他总是在向你讲故事。做一个有故事的老师是他的教育人生的追求之一。他说:“我希望每天下班都能留下一个故事。”他的话印证了爱尔兰的哲学教授理查德·卡尼的一个哲学判断:“众多的故事使我们具备了人的身份。”也暗含了20世纪的思想家汉娜·阿伦特的一个重要观点:“特定的人类生命,其主要特点……就是它充满着最终可以当作故事来讲的事件……”我理解,管建刚喜欢故事,希望做一个有故事的老师,实质是希望做一个闪烁生命光彩的老师,一个具备“人的身份”的语文老师。于是,不难理解,他为什么把作文叫作“作文教育”,而不是“作文教学”;他为什么把自己的作文教学主张和革命当作故事来写;他为什么专门有一本书《我的作文教学故事》。故事让时间人格化了,故事让他永远在教育事件中生长思想、生长智慧、生长经验,让他永远是一个充满生动、丰富又极富思想的实践家。因而,教师们喜欢他,崇拜他,我们也喜欢他,钦佩他。
           也许,说到这儿,都是一些随意的,而不是“序”。不过,一位作家说过,最好的序是读后感。随意归随意,还得对管建刚的作文教学作一些粗略的梳理。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为了在我的头脑里留下一些清晰的深深印记,以使我对作文教学有进一步的认识。
           管建刚的作文教学,他自称是革命。而我认为他的作文教学革命的关键点,是他的作文教学有鲜明的、坚定的主张。我喜欢“主张”这个概念。主张、教学主张、教育主张,一定是教育思想、教育理念的具体化和个性化,是属于自己的、独特的。它是在长期实践中经提炼而形成的,比较成熟,而且比较坚定。主张是教学风格、教育风格,以至教学流派、教育流派的内在。缺乏主张的教学风格只能是一种面具。同样,缺乏主张的教学流派也只能是无思想张力的一具空壳。管建刚有自己的作文教学主张。他喜欢说的一句话是:“做一个有主见的教师。”显然,在他那里,“主见”应该是“主张”的别称。的确,管建刚有自己的作文教学主张。统览管建刚作文教学专著,和他聊作文教学,发现他有一个主导思想,那就是让学生主动地、愉快地学会写作文,创造性地写作文,享受作文。首先,他坚定地认为,写作文说到底是关注写作文的那个“人”。写作文无非关涉三种人:一种是教作文的人,即老师;一种是写作文的人,即学生;一种是作文里的人。这三种人,“写作文的那个人”是关键,是核心人物,“教作文的那个人”是为了“写作文的那个人”服务的,即使“作文里的那些人”也往往是“写作文的那个人”。学生既然是作文教学中的核心人物,那么作文教学就应当是他们自己的事。反之,不以“写作文的那个人”为主体、为核心展开的教学不应视为最好的作文教学,甚至不是真正的作文教学。其次,管建刚坚定地认为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。他说:“你的学生要是不懂得‘写作是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’,他们就不会知道写作的方向在哪里,他们的写作只是受命于师的作业,他们永远享受不到真正的写作快感、荣耀感和幸福感。”意思非常明白,“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”是别人不能代替的,只能学生亲历亲为亲悟亲身体验。为此,他语出惊人:“他人的施舍不能解决真正的温饱”,否则,学生就成了“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孩子”,“学生应当自己去找饭吃”。他还十分勇敢而有见地地说:“教材救不了作文教学的命。”谁是作文教学的“救世主”?是学生自己。只有学生才能自己去擦亮作文这颗星星。在此,学生是作文教学的主人。其重要的理论基础,管建刚认为,“学生的生活是他写作的金矿”,“每个学生的内心都有一座写作金矿”。所以,学生的作文是自己开发内在的金矿,是开发生活的金矿。而这个重要的理论基础又建立在两点上,一是学生都有巨大的可能性。用马克斯·范梅南的话来说:面对儿童就是面对可能性。不可否认,学生有自己学会作文的可能性,而且有写好作文的可能性。二是,作文是学生自己的发现,用管建刚的话来说,作文是学生自己心灵的发现。可见,唤醒学生的“心”,就是唤醒学生的可能性,就是唤醒学生的写作信心和自豪感。基于以上的认识,管建刚的结论是:作文教学同样应该贯穿“先学后教”、“以学定教”、“顺学而教”的原则。他既认为,这是作文教学的“最佳路径”,更认为这是作文教学的方向,方向偏了、错了,结果必然是“南辕北辙”。这就是管建刚的作文教学主张。可贵的是,他的作文教学主张来自他内心的发现,全是他用最普通的、平实的而又有个性的话语来表达和阐释。管建刚说的全是“自己的话”,而不是“普通话”——他开始建立自己的话语系统。
管建刚的作文教学主张也是一个系统。在“让学生主动地、愉快地学会作文,创造性地写好作文,享受作文”主张的统领下,他提出九个具体的主张。这九个主张又可分为三个层次。第一层次是“文心”重于“文字”。我认为,“文心”决不仅仅是一种技能,哪怕说它是第一技能。“文心”首先是学生写作的心灵,是心灵的苏醒,是心灵的敞开,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是对理想的追求。而“文心”,管建刚将其聚焦在激发学生写作兴趣和写作意志上,他说:没有兴趣的写作是“死”的写作。也许还应该补充一句话:没有意志的写作是“短命”的写作。第二层次是“生活”重于“生成”。管建刚有一个精辟的观点:学生的作文不是另一种生活。意思很清楚,不要把学生的作文和学生的日常生活割裂开来。因此,“只要活着就有‘写’的内容”。但是,学生不是为生活而作文,作文也不就是为了生活。当学生具有幸福的意义的时候,作文也才是幸福的。第三层次,是关于兴趣与技能、发现与观察、讲评与指导、多改与多写、真实与虚构、课内与课外、写作与阅读。必须指出的是,这第三层次的主张也不仅仅是技术性的、技能性地,同样充溢着思想和智慧。读这些文字,总觉得,管建刚的那双稍稍凹陷的眼睛在闪亮、在微笑——好动人啊。
            主张导致风格。歌德说:风格是艺术家所企求的最高境界。雨果说,风格是打开未来之门的一把钥匙。管建刚追求作文教学风格,也正在形成自己的作文教学风格。以往的成就是他追求风格过程的结晶,是他用风格打开未来之门的结果。我暂无能力去分析管建刚的作文教学风格,我只想对他的语言表现风格谈谈自己的看法。
语言表现风格具有鲜明的美学特质,因此,语言表现风格是语言形式美学效果的不同而表现出来的综合特点。语言表现风格离不开语言文字,但是语言文字的背后是思想和情感。马克思早就说过,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场。风格与其说是文字的特异,还不如说是思想的力量。朱光潜说:“语言是由情感和思想给予意义和生命的文字组织。”老舍说:“风格不是由字词的堆砌而来的,它是心灵的音乐。”读管建刚的文章,听他聊作文教学,吸引我们的恰恰是他的“见解”,受到启发的恰恰是他语言里所蕴含的思想,我们仿佛在听他心灵的歌唱。他关于作文教学的话语几乎都是从思想深处发出来的。
           管建刚的语言比较朴实,但朴实中处处有智慧的水流在涌动。他不太喜欢用华丽的语言,也许他记住了叔本华的话:“形容词是名词的仇敌。”在叔本华那儿,形容词是华丽、炫技的代名词,名词则往往是实打实的质朴的别称。正是这个原因,管建刚的语言没有刻意的雕琢的痕迹,因而没有王蒙所担忧的“变成矫揉造作的危险”和“变成形式主义的危险”。没有“形容词”,并不意味着语言的呆板和苍白,“名词”也并不意味着干瘪、枯燥。他不善于用彩色的羽毛炫饰自己。翻阅管建刚的文章,处处可以触摸到他情感的温度、思想的脉动。读着读着,你往往发出由衷的赞叹:说得妙!说得好!
            有学者曾把语言表现风格分为朴素、华丽、简练、繁丰、明朗、含蓄、雄浑、柔婉,以及通俗、典雅等等类型。我无意把管建刚的语言风格与以上类型去对应,给其归类,因为,他各种类型的风格似乎都有,又似乎都不像。怎么办?我不妨称其为“管建刚风格”吧。我相信博物馆学家布封1753年8月25日在法兰西学士院的演说中的名言:“风格即是人的本身。”而且我深信,管建刚的这种风格会影响着学生的作文表达,影响着他们的风格,影响着他们的人格。
            管建刚说自己要来一场作文教学革命,起初我不以为然,现在我开始了认识上的“转身”。其实,他的作文教学革命,是指作文教学要颠覆。何为颠覆?他的界定是:“把正常的看作是不正常的。”他敢于否定、批判,否定、批判才会有创新,才会有革命。而颠覆、革命是为了什么,他说:“不是为了轰动,而是为了震动!”我十分赞成,也十分赞赏。之所以这样,他说:“作文教学不能寂寞。”他赶往何处?赶往理想的作文教学,这正是管建刚作文教学主张的动力。而理想的作文教学正在于教师自己再一次、不断地“过童年生活”。这正是管建刚作文教学主张的思想源泉。于是,管建刚,最懂得孩子,最能走进孩子的心灵,最能从孩子出发。
            说到这儿,“两个”管建刚,实质还是一个管建刚。这同一个管建刚来自教学一线,来自大地,来自田野,来自教学现场。他在学生面前铺展开一块块土地,他用自己的心灵和汗水,让孩子寻找到种子,又帮助他们自己把种子播在田野里。是孩子给了他灵感,是田野给了他智慧,是他自己的内心生长起了真诚和勇敢,这种真诚、智慧、勇敢让他生成了“作文教学主张”。毫不夸张地说,管建刚创新着一种作文教学的理论,这种理论是那么朴实又那么鲜活、那么深刻,还那么贴近教师、贴近实践。管建刚的成长是种现象,需要深入分析。管建刚发动了作文教学革命,他正在酝酿着下一场革命。那场革命会更精彩,更让我们震动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0    2499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