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鹰之慕
作者:張世欣  


         还在儿时,我与小伙伴在村前广场戏耍时,一只老鹰突然从万米高空俯冲而下,猛抓小鸡后,掠过头顶扶摇直上,我始而一惊,继而一叹,心底里不禁滋生对鹰的无限钦慕,那俯冲的凶猛,那扑击的敏捷,那远去的悠然,久久难以忘怀。从此鹰捉小鸡就成了我儿时很喜欢的游戏。我总是喜欢选择鹰这个角色,很不愿意当小鸡,以追逐为快意,以躲在人后藏来闪去的逃避为窝囊,以捕到小鸡为能事,以当强者为满足。

年轻时,我似乎更欣赏雄鹰那振翅长空的悠悠飞旋,其双翅遮天蔽日,其身姿穿云裂空,其时我不仅目随鹰去,更是心随鹰飞,鹰那种自由的翱翔与潇洒的盘旋成为我强烈的精神向往。鹰在万里晴空遨游,是在挑战天宇,也是一种自我欣赏,鹰在暴风雨中搏击,是在锤炼自我,也是一种外向示威,其身影之矫健,真可谓精美绝伦,其气质之高傲,颇具有王者之风。“举翅云天近,回眸燕雀稀”。蓝天因之骄傲,群山为之喝采。我讨厌蝙蝠那飞于黑夜中的陋习,不屑燕子那低旋于屋檐下的自满,鄙视麻雀那腾跃于蓬蒿间的狂躁。我钦佩浩瀚苍穹的慷慨,让鹰尽情地享受展才的潇洒与啸志的自由。可以想象,没有苍天的无私,哪有雄鹰的强悍,也正是苍鹰的雄,更显得苍天的崇高。我很羡慕能像鹰那样,拥有开阔的思想空间与行动天地。

壮年时,我更崇尚的是雄鹰的刚毅与锐气。鹰圣洁而伟岸,敏捷而威武,一声嘹唳,如惊雷撕破天空,寰宇为之振荡,似在向世界宣告,广袤太空是属于我们的;一阵俯冲,出击迅捷,似闪电震慑大地,足以使兔类瑟缩颤抖,让鼠辈仓皇逃窜。雄鹰不与乌雀们同流合污,豪情横溢,锐气四射,自有其成雄之道,足立在高处,眼望到远处,目光锐利,紧盯着大地,绝不让鼠辈横行,绝不容蛇类肆虐。“寄言燕雀莫相啅,自有云霄万里高”,坚持自己的纵目天下的视野高度,出击必中的行动锐气。因此雄鹰不仅为政治家所崇拜,也为精英们所宠幸,世上一代代精英也多以鹰的搏击长空为自己立世的范本,一个个有志之士也都期望自己有鹰那样凌空展翅的豪雄,我也曾细心研读并从中领悟苍鹰那刚毅与锐气中的成功之道。

年高了,我更赞赏的则是鹰的强悍,滋生了一种强者崇拜心理,心里燃烧着阳刚之气的呼唤。“鹰翅疾如风,鹰爪利如锥”,“鹰扬隼击,青霄凌厉”,与狮子被赞为猛兽一样,鹰也被誉为猛禽,展示人前的是一派猛禽的雄姿。鹰总是到最危险处构建自己的安全,把巢筑在悬崖上,即使小憩,也停在树梢上、悬岩上,雄视八方,意态高昂,桀骜不驯,孤傲而很坚强。人类以鹰为尊,西方多以鹰作为国家政治强权的象征,都在借鹰之雄统治臣民。鹰是天之矫子,高空的君王,控制着也护卫着整个苍穹,是地球领空的真正占有者,堪称人类的最高统治者,这不仅为飞禽世界所诚服,更为人类社会所赞赏,成为荣耀与力量的象征。

可是现在空中的燕雀多了,鹰隼少了,世上多有燕雀的聒噪,少有鹰隼的呼啸,缺少一种阳刚之气。当年杜甫《画鹰》中曾强烈呼唤,“何当击凡鸟,毛血洒平芜!”那只堪观赏的画中鹰应该重上碧霄,称雄天下,焕发强悍之英气,既诛害国之恶,也除误国之庸,横扫一切罪恶与平庸。张上虚读此而叹曰:“天下事皆庸人所误”,应该像鹰那样,以强诛恶,以强击庸。金圣叹也赞曰:“凡鸟之为祸,有百倍于恶鸟也,有家国者可不日诵斯言乎”。鹰,人们寄予厚望焉。

苍鹰,是力量之歌,是强者之道,是阳刚之气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0    2377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6-2020 童联社-温州作文网版权所有 儿童联合文学社主办 温州广电艺术培训中心联办 备案:浙ICP备120186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