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锅里且煮松风明月
作者:雪小禅  

      很多时候,我是个厨子。因为馋,就喜欢做饭,一边听着戏哼着戏一边做饭,其乐无穷。

      有读者问我有多热爱写作?我说像热爱做饭一样热爱。底下哄堂大笑。写作和做饭一样,料要配齐,去菜市场是必须的——那菜市场乱哄哄,有鱼腥味和蔬菜的鲜气是必须的,然后左挑右选,讨价还价,其乐无穷。写作也是一样,像逛菜市场,得拣有用的、合心的菜买,我喜欢戏曲、书法,就挑来,然后煮进自己文字中,杂烩出来的味道十分迷人。

      开始做菜的时候总是重油重料,生怕不香不鲜不辣,辣椒多,麻椒多,花椒多,一定要色香味俱全,以漂着一层油为最高境界——写作早期,我造了很多新词,别人看着似懂非懂,我便高兴。我的编辑秀云姐说,你又造词。我便窃笑,小小得意。我也爱周晓枫的绮丽之美,有一次和她聊天,她私下幽默市井,说:就好这一口。她写作真像做西餐,摆上来忍不住想拍照留念。

      后来我去广东多,爱上煲汤。无论什么,扔到砂锅里,慢慢煮,慢慢煲。有一次和龙一老师聊天,他也爱厨艺,他说厨师的最高境界就是看看冰箱里有什么,有什么就做什么,且味道不差。这就是好厨师。

      有一次我出差回来,拉开冰箱只有一个白萝卜。我把萝卜切了块,放上日本的味噌煲了汤,又把一块切了丝凉拌,加了点豆瓣酱和生鲜酱油,剩下一块切了条爆炒,一个萝卜,汤有了,凉菜有了,热菜也有了——我觉得我不应该老上电视当戏曲评委,我什么时候也能上个美食节目。我微博关注的人不多,必须有陈晓卿,我喜欢听他说吃拍吃。

      写作到最后还不是一样,信手拈来,想写个啥就写个啥——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,我爱沈从文和汪曾祺笔下的散淡之气,也试着将自己文字中的味精味道去掉,白水煮青菜,清风煮明月,能煮出松风与停云,这就是好本事。

      我闲暇时又爱包饺子——越到中年越发现好好生活仿佛更重要。字也越写越少,一点儿也不着急。有时候想起孙犁先生晚年,把字写到书衣上、纸条上,真是人间大写意——像我包饺子,也不拘泥馅儿,有什么馅儿包什么馅儿,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,有很多比写作更重要的事情,但写作是根神经,得有这根必要的神经。

      此时锅里煲了乌鸡汤,放了红枣、枸杞、党参、莲子。外面有些阴天,似乎要下雪,我的两只猫狗蛋和富贵卧在脚下打着呼噜,屋里的坛坛罐罐、花花草草温暖相伴,我煮着老茶,写下这些话,就算创作谈吧。




0    158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