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窗前札记
作者:席慕蓉  

      后院里有十几坪的空地,丈夫在中间种了七八株玫瑰。围绕着这些玫瑰,在墙边,我随意栽了几株花树。有白兰花、莲雾树,还有韩国樱花、圣诞红、紫阳花和夜合欢。没有怎么加意地照料,但是在这个丰饶的岛上,所有的花树都恣意地顺着季节盛开着。

  墙上爬的是木本牵牛,十月的时候,会开出满枝的紫色的花簇,从深紫渐渐变成淡粉。去年花开的时候,廖和曾刚好一起到石门来,他们先不去看我的画,却先跑到院子里来看花,喜欢得不得了。廖向我要求,春天来时一定要设法给她找一棵同样的爬藤来。

  今年春天,我把木本牵牛的幼株连着盆子带到她家,种在她后园的墙边,后来两人在通电话的时候,就常常会交换两家墙上的植物的消息。

  有一次,她说;“我喜欢在我做饭的时候,可以抬头看着窗外的院子,这样心里会更快活一点。”

  我深有同感。做为一个家庭里的主妇,每天总会定时地进入厨房,尽管我还要画画,还要教书,可是我仍也要为丈夫和孩子们准备一天一次或两次的餐食。我并不讨厌做饭,相反地,有时候,从画室里走出来,洗干净了沾满颜料的双手,围起围裙,开始米煮饭的时候,心里也是很快乐的。

  但是,你若要我在洗杯子、洗筷子和看一本书或者去山上散散步的两种生活方式里选择的话,我当然要去看书或者散步,我当然不要去洗杯子或者洗筷子。只是,做为一个妇人,总有一些该尽的义务,由不得你说喜欢或者不喜欢的。

  所以,在洗杯子的时候,在等菜熟的时候,我常常会从厨房的窗口望出去,不为什么,只为看看外面的天色,看看院子里的花。而无论是正午还是黄昏,晴天还是雨天,窗外的景色总能让我的心胸更加舒散一些。有时候,会忽然惦念起一个好久没见到面的朋友,有时候什么也没想,只静静看着我们那只懒猫睡在花荫里,花瓣落在它胖胖的身上,然后,一顿饭也就在抬头、低头之间做好了。

  我常想,一定有很多主妇和我一样,在这近午或傍晚的时分,站在厨房热热的炉子前,一面炒菜,一面不自禁地向窗外望出去。她们并不讨厌自己的主妇身分,可是,她们也并不太喜欢一生都耽在厨房里。在心中,在窗外,她们都另有一个世界,在那个世界里,有她们另外一种独特的、不属于任何人的生命。

  窗前的妇人,就是因为有了窗外的那一角蓝天与自由,才能对窗内的世界更加容忍与珍惜。



0    130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