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外公
作者:丁强  
   因为一直在上学,毕业后就去外地上班,所以我和外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但仅有的相处时间,到现在印象还很深。
   大概97年的时候,外公从天蒙蒙亮就出发,翻过十来座高高的山,跨过七八条弯弯曲曲的小河,才到我家。
   进门后对我母亲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我怎么把你嫁的这么远,哎!
   母亲笑着点头连说:就是,就是,赶紧喝口水!
   上次母亲捎话给里的人,让外公过来给我家院子里盘个锅灶。
   陕北的夏天,异常干燥,经常有风。窑洞外艳阳高照,庄稼全卷起叶子,耷拉着脑袋,趴在地上。窑洞里却甚是凉快,锅台前水瓮壁上长满了可爱的小水珠。屋子外生火做饭的时候,炕灶里的烟很难从烟囱排出去,经常是满房子呛鼻的烟,实在待不下去的时候,就跑出去,饿着肚子,欣赏浓烟从门口溢出来,不禁联想到了黄河牌黑白电视里热播的西游记,里面的神仙出现时的样子。无奈地看着烟,任凭它自生自灭。所以夏天,在外面做饭尽管顶着锅盖大小的太阳,满头大汗,至少不怕烟呛。没有烧柴火的炕上很是凉快。端着饭在窑洞里吃,就像北方的有钱人冬天去海南过冬,暖和。夏天再回到窑洞,凉快。
   外公歇了一会儿,就开始干活了。他年轻的时候去过很多地方干活,因为个子高,长得俊,浓眉大眼,为人随和,干活又细法,听说很多人愿意把活给他干。只见外公拿起随身带来的瓦刀,踢里哐啷就开始忙活了。第三天外公说干好了,要回去。我跑过去一看,整整齐齐,崭新的一个锅灶,如一个手工艺术品稳稳地座落在院子的墙角。母亲让多待几天,他说家里还有好多庄稼没有锄,好多鸡和羊,你妈一个人喂不过来,得赶紧回去。
   母亲擀了一案板白面,吃过饭后,外公背着重重的工具包就走了。
   有一年过年回家,听母亲说外公在院子里劈柴火的时候,被弹起来的一个树枝伤了眼睛,只能用一只眼睛看东西了,说着说着伤感起来。
   那年冬天,我去外公家了。
   窗户纸是刚换的,白白的,但家里却黑黢黢的。
   外公从炕上下来,陪我聊天。问我最近咋样,外面吃的好不好之类的。我看他受伤的眼睛一直在流泪,心里难受,又不知道怎么安慰,就只是点头。

   记得有次,外婆晚上打麻将回来的很晚。外公把外婆的被子扔到门后面。外婆回来的时候被绊了一跤。外公外婆很少吵架,他就是觉得白天黑夜的打麻将一来不务正业,二来伤身体。
    现在外公九十多了,耳朵也不好使,和我们聊天,说着说着就瞌睡。但母亲说,只要你和他拉古朝(就是过去的事儿),立马精神百倍。我试了试,是真的。
    外公说,他十七八的时候,长得个子高,又俊,身杆子端正。有一次,白军(国民党的军队)来村子里抓壮丁去打仗,每家必须要去人,一眼就看上外公了,拍了拍肩膀说,好后生。到家后,外公给他的父亲说后,父亲满脸愁容,长吸了口气说道,好娃娃呀,那哪是去当兵,你们一天也没训练,枪都没见过,不会开,怎么打仗,那就是让你们去送死呀!我替你去吧,我年龄大了(其实才三十多岁)你好好给家里干活。
    第二天一大早,太外公就和村子里被征的其他人一起上路了。
    两天后的一个深夜,太外公回来了。浑身冷的直哆嗦,牙齿铛铛铛地响。外公说他还不想去送死,于是偷偷的从队伍溜出来,躲在山崖下面的石旮旯里,爬了整整一天,白军搜了好久都没找到。到晚上,乌漆嘛黑的,他摸着白天记下的路到了无定河边,三四十米宽的河竟然游了过去。白天不敢走,躲起来,晚上摸着路,这才到家。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嘴角也碰破了,不知摔了多少跤……太外公白天不敢在家呆,要去山沟里躲。天不亮就走了,带一点干粮,直到晚上才回来睡一会儿。大白天山沟里还是阴冷的很,加上担惊受怕,躲了四五天后,太外公就得了一场病,人就没了!

    说着说着,外公睡着了。



0    77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