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槐香依旧
作者:康秀炎  
   走在林荫道上,微风吹过,一阵槐香扑面袭来,馥郁芬芳,沁人心脾。我不禁驻足凝望,几株高大的洋槐树已是玉树琼枝。
   仰观则白肥绿瘦,近视则玉穗玲珑,不觉得馋涎欲滴,有种想要饱餐槐花的冲动。转而想到自己已是两鬓斑白,童趣全无,怕人瞧见留下笑柄。于是刚想伸出去的手又悄然缩回了。
   我小时候,每当四月槐花飘香,孩子们就会一饱口福。也难怪,那时候温饱尚未解决,山花野果自然就成了孩子们的“点心”。槐花当然罗列其中,算得上一道可口美食。
   故乡不缺的是洋槐树,粗细兼有,房前屋后,街头巷尾,随处就会冒出来一棵。因而想吃槐花,那是信手拈来的事。据说槐花曾有各种吃法,蒸、煮、炒均可,我却只爱生吃。吃槐花也有讲究,最佳者莫过于全穗绽开,光洁柔嫩的新花,含苞欲放的和萎靡不振的都不中吃。
   听母亲说,就是吃新花,也要等雨后。因为没被雨水冲洗的槐花有微毒,吃多了会伤身;并举一例说,外地来过一个叫花子,因饥饿便暴食槐花,结果呕吐不止,中毒身亡。这事例很使我觉得吃花之险,因此也从未过量过。
   槐花连带槐叶,除了人吃,还可饲养家畜家禽。据我观察,最爱吃槐花的当属羊,它们咀嚼槐花槐叶时那股香甜劲儿,凭谁看了都觉得好笑。
槐花还是蜜蜂的宠物。据养蜂人讲,除了枣蜜,就数槐蜜好。因而一进仲春,养蜂人就忙着赶槐花,由东而西,一地一地赶去,收获颇丰。我叔叔是养蜂人,我曾随他到山里赶花。
   在幽深的槐树丛中,支一帐篷,看蜂来蜂往,采花酿蜜,即使粗茶淡饭也觉得悠然自得,胜似神仙。闲暇之余,叔叔就会饶有兴味地给我讲故事,讲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,讲董永和七仙女在槐荫树下天仙配。吃着槐花,喝着槐蜜,听着槐树的故事,童年的时光就如山涧清泉一样缓缓流淌。

   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微风依旧,槐香依旧,但我却失去了当初那童真的味道。



0    81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