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写作辅导 > 详细内容
让亲情散文存留健康底色
作者:邱少央  

    作文正走向浮华,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   
    近年来的高考满分作文及各地出炉的所谓佳作,让我一次次加深这种印象:内容之实被随意掩埋,浮华之风漫灌其中。主要表现为:不论是否需要,不问效果如何,只盲目地寻章摘句,把文章装点得“诗意飞扬”,涂抹得五颜六色,以至于让人望眼迷离;好讲屈平孔丘,放言太白东坡,总是与古人、典故、名言异常热络,为文造情之时又学得一副历经苦旅与挣扎的清冷模样,让人真容莫辨。
    难怪我省教研员胡勤先生在高考作文阅卷之后说,31.5万考生,好作文寥寥无几,写身边生活的文章几乎看不到,其中不乏空洞之作,没有实质内容,披着华丽的外衣,满是“整容”的痕迹。  
    浮华之风使作文越发像一种技术操作,也使学生忽视了当下,荒芜了情怀,磨钝了心灵。亲情类散文当然也未能幸免。当我们看到学生在作文中竞相“自毁命运”,“主动拆散”自家美满家庭,甚至不惜以亲人的身家性命作为噱头时,我们不禁感到一种深深的担心:太需要提倡真诚写作,尤其应给亲情散文一种健康的生态环境。  
    首先从界定“文采”的概念开始。文采应当是广义、多元的。华美深刻是一种文采,朴素清新也是一种文采;粗犷恣肆是一种文采,细腻淡雅当然也是一种文采。我们可以有个人的喜好,但各种文采与风格本身并无所谓高下与褒贬。钱钟书的冷峻幽默使人深思咀嚼又击节捧腹,但泰戈尔的淡雅清新不也给世界文学留下一座语言宝藏吗?鲁迅先生也说,一条小溪,明澈见底,即使浅吧,却浅得澄清。其实,江河湖海各有气度,花草树木各有美姿,我们完全可以喜欢、取舍一直到创造属于个人的风格,从而自信地表达言说。在亲情散文的经典名篇里,朱自清的《背影》可谓朴素,冰心的《哭小弟》可谓平实,可我们读后仍是心头一动,甚至扼腕垂泪,唏嘘不已。因此,如果真要说文采的高下有什么判断标准的话,那就是合适贴切。  
    除此之外,亲情散文经典名篇的一个共同的本质特点就是捕捉身边之事,倾吐内心的真实。关于这点,好些专家对现在的学生表示深深的谅解,认为学生根本没有时间没有机会去体验感受生活,能学着借鉴就很不错,甚至小小的抄袭也不宜过于指责。我倒认为,这种说法看似宽容却有悖于事实。事实上,我们每天就是在生活,课堂的交流课后的联想是生活,学校的活动周末的回家是生活,能不能有所体验与感悟,不是由生活内容决定,而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我们对这种常态生活的敏感度。老师应注意如何催开学生的真情之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    3535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