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学生作品 > 中学生 > 发布的作品
沉默的陪伴
作者:叶栩妍   来自:温州市实验中学|八(4)班

冬日里本该和煦温暖的晨光此刻却将我生生逼出满身冷汗,肠胃里仿佛是吞了刀子般翻江倒海地绞痛着,此时面前若有面镜子,映出的应该是我苍白而毫无血色的脸——也不知是吃坏了什么,痛成这幅模样,竟是连呼吸都牵扯着全身上下每一根痛觉神经。

给爸妈去了个电话,便一个人往家里走去。却没想才走几步,眼前就一阵阵发晕,慌忙间尚来不及扶稳坐下,已一别头吐了一地。

把自己扔回家中大床时已是下午一点,午饭一口未动,洗手间倒来来回回徒劳奔波了多回,该吃的药混着温热的水一齐咽下,剩下的最后一个念头不过是只想在这漫长的时光里早些入睡。可哪怕是在梦中也不安生,疼痛一波波席卷,把最后一点睡意折磨的落荒而逃,好不容易睡着而又大汗淋漓地醒来,对上父亲焦急的双眼,与暮色四合的天。

没想到一觉睡了这样久。我想撑起身子,却不料头晕变本加厉地吞噬了我。胸口闷得让我快窒息,父亲说我这是低血糖了。可一块酸酸甜甜的糖在我口中含得滋味全无,也不见那一波又一波夹杂着恶心的无力感有半分消退的意思。

勉强站起身,父亲在一旁搀扶着我,动作轻柔,从房间到洗手间,这短短的五步,我却走得格外艰涩。

洗手间的光太亮了,亮得晃眼,亮得头晕,亮得我脚下一软,直直往地上摔。冰冷的瓷砖以及父亲呼唤声中掩藏不住的焦急,成功地将我的意识扯了回来,却没能让我在父亲的搀扶下成功站起身。我想向父亲开口解释我没事,可是在那沉甸甸的字眼掉出喉咙前,眼泪先重重地砸在了惨白的地砖上,止也止不住。

我试图将呜咽声尽数吞下,可我还是难以自抑地抽噎着。父亲在一瞬的惊愕后逐渐平静,他没有再继续加大搀扶我的力度,更没有慌忙地拨通急诊的电话。二十余年的从医生涯让他从那片刻的慌乱中挣出身来,低低地、低低地同我道一句地上凉,然后陪我一起坐下,倚在这米色的门框上。

抽噎变成了号啕。我有无数说不出的心酸、惘然与无助,终于能在这样一个月华如水的夜里尽数倾诉。父亲一言未发,只是沉默地为我理顺那一绺乱发,擦去额头豆大的汗珠,用那宽大的温暖手掌告诉我:他在这里,他在我的身边。他在陪伴着我,他并没有离开。

当那嘶哑的哭声终于一点一点地微弱下去,我才终于感觉到了饿意。原本一言不发的父亲似乎察觉到了这细微的变化,“起来吧,先喝口粥。”

他的手一如既往地有力,源源不断地向我传送着温暖与力量,将我一步步扶到餐桌坐下。一碗清淡的白粥,几碟家常的小菜,只一口,便抚慰了不安的肠胃——我知道,这都是父亲的手艺。

一碗白粥见底,力气就像魔法般又一点一点回到了身上,脚踏在地上时终于摆脱了那种棉絮般的疲软,一颗心也终于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实处。

我重新卧回松软的床铺,父亲为我轻轻拧熄了灯。他的身影在夜色中依旧高大,我看见他坐在床畔,声音温和,“睡吧,我在这里陪着你。”我乖巧地合上了双眼,睡意从心头蔓延到足尖。这一夜那些妖魔鬼怪会被全数挡在外头,而我会做一个香甜的梦。

因为我知道,父亲,你会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。哪怕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哪怕是这三百多个日夜里我有过再一次的痛哭,也收到了一句又一句地宽慰。可我还是惦念着那一次沉默的、不动声色的陪伴。因为那一刻的陪伴无需我做出感恩涕零的姿态反复道谢,把没有愈合的伤口努力藏起来;因为那一刻的陪伴里,我偎着他,他靠着我,心里所有的兵荒马乱都被这股温柔的力量抚平。因为我爱着他,他也一如既往地爱着我。

林深时见鹿,海蓝时见鲸。

孤单时——见你。








2    174   加入收藏

叶栩妍
个人主页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Copyright © 2016-2020 童联社-温州作文网版权所有 儿童联合文学社主办 温州广电艺术培训中心联办 备案:浙ICP备120186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