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学生作品 > 中学生 > 发布的作品
记忆中的味儿
作者:孙思逸   来自:实验中学|七(6)班

有时候在饭桌上,父母亲不自觉的就讲起了小时候爱吃的“零味儿”,甚至当时几毛钱的价格都忆得清楚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童年变成了我的回忆,童年里的味儿,也变成了我回忆中的痕迹。

小区的铁栅门那,有几株从人家园子里探出来的植物。不知是秋天还是什么时候,只记得是很冷的季节,那几就会开出红得如辣椒般的花儿来。

也忘了从哪里听来的,说这花儿能吃。摸索着,就知道了这花的滋味。花瓣儿是红的,但连着茎的那一头是白色的,像加长的喇叭花。只稍轻轻捏住白色的部分,向外一拉。再把细的那头放进嘴里吸一下,就有几滴清甜的蜜汁点在舌尖上了。

这甜不比其他任何甜,是带着花味儿的,带着一股寒凉的气质的清清爽爽的甜,以至于后来总是对什么“玫瑰味”的薄荷糖有好感,但寻寻觅觅,总觉得没有那几滴来的清爽。再后来我总是写到江南姑娘冷清的气质和江南清淡的甜茶,似乎都是这个味的了。

还有个印象深的是一个叫做“白毛根”的东西。野草一样遍布外婆家的后山,一般长在墙根边长上,一长就是好大的一丛。

这玩意儿据说母亲很爱吃,还治咳嗽。拿着小锄子,找一丛“白毛根”,挖一挖旁边的土,土松开来了,抓住那草一拔,就连根来了。根是乳白色,像甘蔗一样分成一截一截。母亲会挑,挖出来的都是粗大多汁的,嚼起来有劲儿。

放在嘴里嚼,能嚼出甜味儿。总是见小说里写“嚼着一根草”。想来也就是这样甘草的味儿。越嚼越起劲,那种甜是沁到嘴里角角落落的甜。不过和甘蔗一样,渣渣是要吐出来的。后来听说“白毛根”是要煮成汤喝的,我也试过,但它甜汁太少,汤就没有味儿了,还是嚼着好吃。

都说爱吃甜的女孩都爱笑,我便是最好的例子吧,无甜不欢。尝了这么多甜味儿,还是这种甘洌最得我心。

小时候还有时间吃吃玩玩,现在却不愿这样大费周张地去找一朵花或花一下午时间挖那“白毛根”,于是这些属于童年的味儿,变成了生硬的“回忆”二字。只愿,童年的回忆不要再随着时间出逃吧。

(编辑:中和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2    423    发表日期:2019年11月2日

孙思逸
个人主页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童联作文网版权所有Copyright ©2005-2020童联微刊订阅号:tonglianshe 温语读书会主办 童联文化传媒博山教育联合出品 网站邮箱:0577zw@163.com 浙ICP备17056396号